世界摩托车网

谁是中部崛起的领导者?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Wisdom Valley Trends(ID:zgtrend),作者:黄旺角先生,视觉中国题名图片,原题《中部崛起谁才是龙头?郑州出局,长沙落败,合肥没希望,武汉……》

1

郑州最大的麻烦,是太依赖于富士康。

2018年,郑州市进出口总额为615亿美元,居中部六省之首,在全国所有省会城市中排名第四。其中,富士康的企业出口额为338.3亿美元,占郑州出口总额的82.5%。

富士康九年前登陆郑州后,带来了大量的相关或配套企业入驻,这使得今天的郑州聚集了数百家终端智能制造企业,如华为,中兴,天宇,创维,oppo,酷派和魅族。因此,该行业已成为郑州最大的经济支柱之一。据统计,世界上每七部手机中就有一部来自郑州。

富士康是郑州电子信息产业的领导者,也是该生产链中最重要的部分。但富士康在郑州,阿里巴巴与杭州完全不同。因为阿里巴巴不会离开杭州,富士康却可以离开郑州。

作为一个精明的商人,郭的老板最担心的是制造成本低,包括关税成本,劳动力成本和政府优惠政策。只要有抑郁症,郭波就会去任何地方,跑得比其他任何人都快。

郑州只是富士康的商业场所。富士康从深圳迁出后,现在可以搬到中国以外的地方进行生产。

当大国游戏刚刚开始时,郭波表示,如果苹果需要转移供应链,富士康可以迅速采取行动。因此,富士康是否会运行,取决于贸易,关税和外部环境的变化是否超过临界点。

郑州将龙头产业命系一家,这样做的风险是很高的。这与台湾省相似。

二十年前,台湾是四条亚洲龙的头,其科技力量彻底粉碎了大陆。今天在这个领域没有太多东西可以悬挂大陆。集成电路是最突出的,其在铸造和封装测试方面的优势非凡。

该集成电路被认为是台湾最重要的支柱产业。世界上最大的芯片代工厂商台积电(TSMC)和全球最大的电子代工厂商鸿海(Hon Hai)。然而,整个台湾经济在全球产业链中极为脆弱,因为仅靠美国公司就可能陷入困境。——

台积电的收入占台湾制造业产值的20%(2016年数据);台积电的市值可占台湾股市的近20%。台积电的最大客户是Apple,鸿海的主要客户是Apple。苹果的销量有所波动,整个台湾股市都在动摇。

台湾作为典型的“短盘经济”,受市场,资源和土地的限制,严重依赖外部经济。一旦全球环境萧条,经济就容易遭受重创。

自2019年以来,郑州变得特别底气。它的国内生产总值已达数万亿,其人口已突破1000万。它兴奋地宣称:“请叫我一个大都市。”

但基于这样的风险,郑州能走多远?

近年来,郑州发展迅速,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它已经开始了房地产

从2016年到2018年,根据房地产开发投资/GDP计算房地产依赖度,郑州每年排名第一,在全国排名第三至第五,超过所有网络红城杭州,成都,合肥,武汉高。

作为一个农业大省,河南每年都有大量农民工在田间洗脚到省会郑州。这个城市的村庄是他们最好的住宿地点。有时一个村庄可以有一个以上的县。

然而,“这一天不挖壕沟,不叫郑州”。郑州已在该市拆除。该市每年可以拆除100多个村庄,建筑垃圾量超过1亿吨,几乎可以填满阳澄湖。

仅用了四年时间,郑州四环路约175个城市村落被彻底拆除。这个城市几乎没有城市村庄。那种热气腾腾的包子,电杆的大惊小怪完全消失了。

随着推土机的雷声,数十万的郑浮在周围。所以有人抱怨郑州这个城里没有村庄,就像无家可归的狗一样生活。

在您看来,郑州的拆迁速度简直令人惊叹!如果在合法的环境中,深圳的合同精神是好的,更不用说超过100个了,一年内拆迁一个村庄的能力被认为是最好的表现。

这种杀害珠江三角洲所有城市的速度依赖于绝对的权力下放。这只是自上而下的强烈推动,一些人类的“血与泪”故事不可避免地会诞生。这里没什么好说的。

目前,郑州城中村的改造已接近最后一章。房地产推动经济的模式,没有办法继续取得胜利。

接下来,郑州的房地产文章只能依靠自然流入的城市化人口。这个神奇的现实主义城市的经济轴线必然会逐渐回归原始产业结构的支撑。

2

在产业方面,郑州极难超越武汉。

这两个城市的两大支柱产业是汽车设备制造和电子信息制造也是巧合。但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郑州都无法与武汉相提并论。

武汉汽车装备制造业的领导者是东风汽车集团,在全球500强企业中排名第82位。在东风周围,武汉聚集了四大汽车公司,即法国,日本,美国和自治,以及五大汽车公司。 2018年,武汉生产汽车170万辆,占全国汽车产量的6%,汽车及零部件产值达到4000亿元。

在郑州种植的汽车龙头是宇通集团,专门生产乘用车。它的垂直和非公共区域不可避免地承受东风。郑州汽车产业的重要成员是郑州日产,但后者本身就是东风汽车的控股公司,这可以追溯到武汉提供的营养。

郑州的电子信息领导者是富士康,这是手机制造的关键词,“贴牌”色彩很强。武汉的电子信息产业,关键词为半导体,拥有长飞光纤、长江存储、华星光电等新兴高科技公司。

恒大研究院任泽平指出,长江储存基本上代表了国内内存芯片的最高水平;华兴光电主要面向中小型显示屏,代表了世界大规模生产显示技术的最高水平;长飞光纤,光缆和光纤预制棒3主要业务是世界第一。

在大国游戏中,如果中国不想成为“卡颈”,它必将发挥组织优势,集中力量做大事,支持新兴尖端技术。以“光谷”为核心的武汉电子信息产业比郑州更代表科技方向,必将受到国家层面的更多关注。其工业发展将有更多的后劲和更大的扩展空间。这篇内容,我稍后会详细说明。

此外,武汉和郑州都是以国有经济为主导的城市。两地的国有经济强弱。它具有国家布局,历史惯性和城市地位的影响。如果竞争不公平,我们可以自发地看待市场。私营经济增长。

2017年,郑州市19家民营企业实现收入2171亿元,武汉市收入632.1亿元。郑州只有武汉的三分之一。

85

当然,企业收入存在市场波动。两家公司所在的行业时期不同,规模将大而小。关键是郑州的产业结构、产业集群的层次,有没有比武汉好。如果行业前景光明,落后只是暂时的和短期的。从长远来看,有一个超车的充分机会。

遗憾的是,郑州在这方面的潜力并不是特别大。

根据智谷趋势统计,郑州市19家民营企业中,房地产及相关行业有6家。换句话说,三分之一从事房地产业务。与食品有关的行业占四分之一,五分之一用于销售农业和副食品。

在武汉方面,除建筑业外,还有制药业。武汉私营经济中最强大的部门实际上是一个技术含量相对较高的生物医药产业。此外,武汉还有金融,能源和电子公司进入名单。与郑州相比,武汉民营经济的主阵营更加现代化。

因此,郑州民营经济的差距不仅体现在“规模”上。

3

在你的秘书看来,武汉这座城市极具特色,它是中国逐步走向后工业化时代的今天,最具有“东亚模式”气质的城市。

我们先来看一组数据。 2018年,武汉完成进出口总额2146亿元,其中出口金额1272亿元,与广东省四,五线城市江门(1123亿元)相近。

事实上,武汉完全有资格达到沿海城市的标准。正如九省所希望的那样,武汉遏制了长江的喉咙,千里之外的黄金水道,并开发了交通网络。在20世纪下半叶,集装箱引起了航运物流的标准化革命,这使得工厂不必聚集在沿海地区以节省成本,内陆也有机会发展出口导向型经济。

然而,郑州的出口依存度可达25%,在全国排名第16位,几乎与郑州的GDP相同。然而,武汉的出口依赖度仅为8.5%,远远落后于其他大城市。从这些数据来看,武汉是一个非常内向的城市。

武汉在历史上,情况并非如此。

自清末洋务运动以来,武汉的工商业继续繁荣发展。在民国时期,武汉是中国第三大城市,被称为“东方芝加哥”。

据史料记载,作为中国五大贸易口岸之一,汉口港的国内外出口船舶接近万辆。他的商人聚集了数千英里。

在武汉,进出口贸易额长期以来在全国排名第二。为什么今天的武汉如此内向?

原因是武汉经历过计划经济的洗礼之后,越来越习惯和受益于通过政府的有形之手,自上而下注入势能。

不管是上世纪的“中国钢城”,还是21世纪的 “中国车都”,武汉在中国工业版图上的重镇地位,背后都有行政力量的重要作用。

权力深刻塑造了武汉的城市性格,也定调了武汉的发展轨迹。

首先。在中部地区的六个省会城市中,只有武汉被认为是一个副省级城市,行政级别高,虹吸效应和黑洞效应更强。

像中国葛洲坝集团有限公司从宜昌搬迁,东风从十堰搬迁,中国三江航空集团从孝感搬迁..

2006年,湖北省社会科学院长江流域经济研究所所长秦尊文发现,湖北省163家上市公司中有95%计划近年将总部迁至武汉。难怪有人说,“湖北的穷人的力量就是武汉的名字。”

85

(武汉首都在全国排名第四)

二是创造了武汉“国力弱”的经济结构。根据志谷趋势的统计,在武汉市15强企业中,国有企业占80%。

85

两个因素必将使武汉只走一条内向型发展道路。海外的人非常冒险,不愿出门。国有资产本身是保守的,非常稳定。第二,有国内市场,不想外出。依靠国有经济的主导地位,日子过去了,全国有人抓住机会开垦土地。想想看,为什么潮汕帮助垄断东南亚许多国家的富豪榜?这与潮汐七山,两个水域和一个田地的地理环境有很大关系。没有发展空间,它必须向外扩展。

“东亚模式”提升了武汉,但实际上是好还是坏。

不好的是,经济活力有些僵化,与深圳和杭州无法比拟。好的地方在于,追赶速度很快,可以实现跨越式发展——

中国正在进一步对国际规则进行基准测试,深化自由贸易区的试验,降低市场准入门槛,消除许多领域的股权比例限制。在贸易和投资更加自由化之后,中国的国内产业将面临更加激烈的国际竞争。

例如,在贸易摩擦开始后,特斯拉的“超级工厂”立即被允许降落在上海浦东。预计到今年年底将开始生产Model 3。未来,特斯拉的低端产品可以直接在国内市场销售而无需支付关税。它的到来可以说是中国新能源汽车的减少。

在这种情况下,国家的意志将不可避免地被用来支持系统内的创新力量,并且它具有这种路径依赖性。而且,市场经济本身并不是灵丹妙药。它也有失败的时期,特别是在投资大,恢复缓慢,风险高的高科技行业。私人资本不愿意进入。没有国家意志的强有力的指导和支持,在角落里超车几乎没有先例。

纵观二战后的工业史,日本的记忆,韩国的液晶面板,以及台湾的芯片制造,它之所以能够打败起跑国占据高科技领域,是因为行政力量的强大干预和干预。这种“东亚模式”是成功国家成功赶上世界最前沿水平的关键密码。

但是,武汉的许多公司都位于光电信息产业和汽车工业,只是国有企业。对于“中国制造”的崛起来说,这无疑是最有益的。

85

虽然河南省无论GDP还是人口,都必须强于湖北省。但是,郑州要赶上武汉是非常困难的。

因为武汉比郑州更强大,不是同样的产业武汉更“大”,而是同样的产业武汉更“新”

正如我上面所说,这个特点决定了武汉可以获得更多的资源:国家开发银行的长期低息贷款,国家工业投资基金的投资,主要部委的支持以及中央关怀..

当今世界各地的技术更新速度实在太快了。新技术的出现常常导致基于旧技术的工业遭到破坏性的颠覆。

《光变》该书提到,在CRT管技术时代,中国花了20多年的时间通过购买技术转让和合资企业来建立世界上最大的彩电业。 95%的价值链是在本地生成的。 2007年液晶显示技术兴起后,中国的彩电业被杀,电影没有留下。八大色管工厂倒闭,80%的价值链再次转移到国外。中国成为一家加工厂,收入微薄。手续费。

因此,只有下一代产业布局,城市才有前途。武汉也是如此,中国也是如此。

在这个中部地区崛起的大戏中,长沙不是一个国家中心城市,所取得的政策不如武汉;合肥只是武汉规模的一半,填补这个沟壑需要很长时间。更不用说太原和南昌了。

至少未来十年内,武汉作为中部龙头的地位,不可动摇。

参考文献:

道风:《光变》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Wisdom Valley Trends(ID:zgtrend),作者:黄旺角先生,视觉中国题名图片,原题《中部崛起谁才是龙头?郑州出局,长沙落败,合肥没希望,武汉……》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 Copyright 世界摩托车网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PHP & Yiwuku.com